灯失w

灵魂由极东和太芥铸成。
主坑黑塔APH【极东&DOVER】 文野BSD【太芥&社乱&敦镜】
微博@灯失w 如你所见是个码字的。易勾搭。

© 灯失w
Powered by LOFTER

【APH/燕樱】桑梓居

 【APH/极东】桑梓居

※感觉自己学业充了一年变咸鱼了……
※每年跨年时的例行公事式产粮,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一起战极东呀www

 初次造访那座小镇是在潮湿的梅雨清和。
 “请问……桑梓居怎么走?”那时的本田樱犹豫着拦下一位蹒跚老人这样小心翼翼着问。老人疑惑的目光细细打量面前的女孩,许久答:“小姑娘,到那种地方去干什么?桑梓居不好找呀。三言两语同你讲不清,如果姑娘不介意,还是我带你去。”她踌躇一会儿,答应了。
 老人不紧不慢带着路,不知绕过了多少街巷。本田樱脚下踩着溜滑不平的石砖,踮脚尽可能绕开遍布的青苔和前一日落雨积起的水塘。眼见着所到的地方越来越偏僻冷清,...

官方爸爸不爱我太芥真是好极。芥川先生请容我站在你身后背叛整个世界吧。【手动再见x【占tag抱歉

【APH/极东】关于跨年

      薄暮未至,街边星星点点的灯光已经开始闪烁。

    “去年也是这个时间我们也是在这里……”王耀自街边望向往来不绝的纷杂人群喃喃像是在感叹。身旁的人极自然地握住他的手,边引着他穿过茫茫人海往广场入口走边小声回答:“去年这个时间是耀你一个人在这里等我,然后……”然后你也是这样牵着我的手。本田菊后半句完全是在心里嘀咕,他至今记得那种暖意从手心传来再蔓延至全身的感受。

    “然后怎样?”“……没怎样。”本田菊撇过头努力想掩饰自己正烧灼的两颊。...

【APH/极东】空白

【APH/极东】空白
这……是哪里?我怎么就在这深更独自来到这种地方了?
那是一条樱花道,就这样蔓延直至夜色深处,迢迢不见尽头。
啊……我记起来了。
大概是来找回丢失的东西吧。不过,是什么呢?
既然不记得了,那就先四处走走……沿着这条无尽的樱花大道,就这样一直一直走下去。
虽称不上是漫无目的,我在自发地寻找着什么,却只是茫然。我并不知晓自己究竟要寻找何物,自己的回忆似乎是被硬生生扯去一大块,最后只剩下空白。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
啊,就在那棵樱花树下休息一下吧。
这个角度,刚好能够看见洁白的月亮。
黑色的幕布上连颗星星都没有。那轮月亮就这样独自幽幽地发光,光线很温柔地洒在我的身周。
月下的樱花树...

【APH/耀樱】樱绽

【APH/耀樱】樱绽

       北海道的樱花终于醒来。

       风在扫荡,孤零零的樱花树立在那里,花瓣漫无目的地下落。一阵又一阵。

      于是地上很快成为一片花毯。但树上缤纷似乎并未因此淡去一毫。

        树下的和服少女驻足,几近虔诚地静静凝望着这些每年按时抵达的精灵。

     “是樱吗……”身后淡淡声...

【APH/极东】跨年

2014年的最后一天晚,人流涌动的广场上。

一个穿着红色大衣一头黑色秀发松松地扎了个马尾的男子正不停往手心哈气,一边焦急地向入口看着,眉头轻皱。

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闯入他的眼帘,男子眉头倏然舒展,接着是一阵手舞足蹈外加大声的呼喊:“小菊!小菊!”

紧接着就看到那个黑色的身影飞奔过来。

“那个...耀桑...对不起,在下迟到了。”“没事,我也刚来阿鲁,下次别那么慢了阿鲁。”男子的皮肤在红色的衣服里显得很白,带着淡淡的红晕,眼睛因为兴奋而微微闪着亮光。

红衣男子不假思索地牵起那个被他称作菊的黑衣男子的手,向广场一头跑去。

“耀桑请慢一点...”菊顿了顿又脸红着低声呢喃到,“那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