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失w

灵魂由极东和太芥铸成。
主坑黑塔APH【极东&DOVER】 文野BSD【太芥&社乱&敦镜】
微博@灯失w 如你所见是个码字的。易勾搭。

© 灯失w
Powered by LOFTER

【APH/耀樱】樱绽

【APH/耀樱】樱绽

       北海道的樱花终于醒来。

       风在扫荡,孤零零的樱花树立在那里,花瓣漫无目的地下落。一阵又一阵。

      于是地上很快成为一片花毯。但树上缤纷似乎并未因此淡去一毫。

        树下的和服少女驻足,几近虔诚地静静凝望着这些每年按时抵达的精灵。

     “是樱吗……”身后淡淡声音响起。

        多么熟悉……多么熟悉的声音。

        本田樱转过身。

        是一个隐在樱花雨后的耀眼红色身影。

       身影的轮廓泛着金色,那似乎是反射了在厚厚云层间根本不存在的光线。

         看清来人,本田樱没有吃惊。

         她又怎会不知道那柔和的声音来自谁。

       这样温和的声音,究竟多少年没有像这样化开在自己耳边了。

         本田樱抑制住内心的波澜,半开玩笑地回道:“王先生是在叫我?”

         王耀只是眯眼抬头看向高大的樱花树若有所思,却不语。

         他不过是应邀前来赴约。

         半晌空白,他才缓缓开口:“此次邀我前来,不过是约我赏樱?”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却立即镇定回答:“是。”

          抬起头,正对上王耀那深不可测的眼睛。           的确是深不可测。而且洞察一切,本田樱感觉的到。

          真是令人怀念的眼睛。

          不过,终究是瞒不过他么……本田樱叹一口气,正准备道出实情,却不想王耀摆摆手,笑道:“但是,樱花真的是很美。”

         她没有听见。

         好温暖的笑。这么多年,还是半点都未曾改变过……他熟悉的音容笑貌。

         脑海中条件反射般浮现那种他曾经无私对她展露过的,拥有着撼动世界一切温暖的耀眼笑容。

         但是曾几何时。

         曾几何时连眼前这个人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眼神,都只能成为她心中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

          一抹正随着岁月淡去此时却又异常清晰可见的痛感硬生生将本田樱从恍惚中带回。

      “啊,对不起……刚刚失礼了。”意识到自身失态的她仓促地掩盖起情绪道歉。

          王耀却突然说:“有个人很久前似乎同我讲过樱花与你们国家武士的故事……可否烦请你再讲一遍?”“……当然。”

         有个人……是兄长大人?……

          这样想着,樱嘴上已经装作不自觉地提起:“王先生……还是没有去看望过兄长吧?”

         小心试探的同时,本田樱观察着王耀的举动。面前的人只是抿紧了嘴唇,笑容没有半点僵硬。

        “那么像现在这样悠闲地赏着樱花或许还配点清酒……这或许就是所谓'有余裕的美'的精髓吧。”

          轻车熟路地岔开了话题么。

          本田樱无奈。不过仍是回答道:“我记得《日本管窥》中似乎提起过我们间的现世思想有共通之处,美学之爱好上则不然。我认为,我们之间对美学的意识是相同的,就是对于先生您所说的有余裕的美的发掘理解不同罢了。因而其精髓还是要看个人不同角度的领悟了。”

         明白地阐述完自己的观点,王耀低着头,脸上看不清是什么表情。“樱对鲁迅先生的作品很有见解。”“王先生不是也对夏目先生的作品很是了解吗?”

         气氛不知为何又僵硬起来。

        王耀缓缓抬起头,幽幽地问:“那么,樱对自己的民族又有什么认识呢?”

         这……又算哪门子的问题。

         樱极为不满地看向王耀:“王先生为何如此信任我可以客观地做出评价呢?”“说说看也无妨吧?”

         不松口啊。本田樱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

         面色平静地回答:“是个奇怪的民族吧。有着温顺承压的柔韧和勤劳团结的性格,却还有狂热的强者崇拜情节与残忍无情,不肯认错的自尊。”顿了顿,她又问:“如何,这样的回答算客观吗。王耀先生。”

         王耀大笑。拍拍樱的肩,用着不知是赞许还是嘲讽的口吻说:“比起你那个爱拐弯抹角的哥哥,你这个妹妹倒是坦诚地多呢。”

         分明就是嘲讽吧。

         本田樱眉角抽了抽,打算找回原来的话题。

         不料王耀像提前知道她要问什么似的,转身背对着樱不紧不慢地答:“我知道你真正想问什么。你哥哥的态度想必你是最清楚的了。我也不是那种执着而主动的人。所以……还是罢了吧。”

         本田樱无法看清背对着自己的人脸上是何种表情。

          然而那人的话就像眼前的花瓣一样,就这么轻飘飘地落下,然后不偏不倚地掉进她心里那片冰川。

         想出声安慰些什么,却瞥见越走越远的王耀。“王先生你这是?!”

          “时间不早了。我们就此分别吧。”语气还是很平淡。

          本田樱没来由地心一沉。

          零散飘落的樱花此刻都像漩涡般直直地朝她袭来,似是要将她卷进去。

          “王……王耀!!!”

          视线已经模糊得只剩一片粉红却看见远处的人终于停下步伐。努力平复激动的心情,她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王先生,再过段时间便是菊花开放的时节。还请王先生能够前来……”

            赏……菊么。

          “我倒是很有兴趣。不过,那种时节,并不适宜出门。若是可以的话,何不在那时将菊亲自送与我观赏。”这样说完,王耀含着意味不明的笑离开了。

            那也好。本田樱耸肩。

          “兄长大人,您意下如何?”

             身穿日式和服的男子缓缓从树后走出。天边云层透出光线,男子轻轻掸去落于衣上轮廓泛光的花瓣。

         “不算坏的主意。”本田菊望着那袭红衣远去的方向,眼神很是复杂。

         “在下倒是很愿意 把菊花亲自给他送过去。

            顺便……也该是时间叙叙旧了吧。”

           不过……这种没来由的轻松感是……

           本田菊这样想着摇了摇头,一抹时隔多年的浅浅笑容就这样在他嘴边再次漾开。

            释然么。


    


评论
热度 ( 10 )
TOP